<script>readx();</script>小白庞大的身躯在山野沟壑间来回翻滚,撞击的山体大地是地动山摇,山中乱石碎土滚滚而落,好似泥石流所过之处遍地狼藉;无数如同车轮般大小的山石从上滚落而下,砸在地面震荡起无数的尘埃。



小青此刻极其疯狂,身上的杀招宛若雨点般招呼在金色巨人的身上;想要将他的目光吸引过来;但牧人歌眼下已经打定了主要,说要弄死白蛇就弄死她,哪里还有回转的余地。



不要以为牧人歌是个世家子弟就小看他,不是所有的世家子弟都是纨绔;还有一部分人都是聪明人,他们懂的自污和藏拙,而牧人歌就是这一类人,他比公羊焚天更加聪明。



公羊焚天是栽了跟头以后这才学聪明了,开始逐渐的自污其名;但是牧人歌不同,他从一开始就打造出自己喜好美色的形象,以此来麻痹众人。



只有傻子才会以为自己是废物,真正的聪明人可不会小瞧他,这一点从他能够拼着一身伤也要杀小白就能看出来。



真正的纨绔若是被这些贱皮子伤着了,早就疯狂的要杀人了;而在聪明一点的,面对小青的杀招,他们会回防,而不是继续选择痛下杀手。



这也是拓跋罡选择让这小子镇守军营的原因,这小子有实力且有心计,况且他也不需要建功立业;功劳给多了对别人而言或许是荣耀、地位、实力,甚至是累赘;但对于牧人歌而言这玩意就是致命的毒药。



以牧家今时今日的地位,自然不需要这点东西,他们还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玷污自己,让自己不断犯错和降低影响,这是黎皇想要看到的。



“吼吼吼!”小白的头垂在地上无力的哀嚎了一声;小青此时也是气喘吁吁,身上的鳞片不在整洁,形似飘雪秋叶,夜风一吹,鳞片像是早在风雨中摇曳的枯黄落叶,最终风起叶落着地,化作尘埃中的一员。



宁越在后方看的真切,整个人如同炸毛的狮子,冲着常帝急切的嘶吼道:“快救她!快!”



常帝此刻正在帮助宁越刻画,一双苍眉紧锁,本身他就在借助自己力量维持符文,眼下哪里还有多余的力量去驰援;面对宁越的质问和嘶吼,常帝也只能保持沉默。



“老常……老常!”宁越一遍又一遍的嘶吼着,但却迟迟得不到常帝的回应。



“行了,别叫了小子,吵的老夫耳朵都起茧子了,我正在想办法啊!”常帝皱着眉头,神色严峻,现在的他要么出手救蛇;但为了一个牲畜,将自己暴露出来,常帝根本不可能这样做,归根结底还是这老小子太惜命。



其实现在的他也没有办法,他与宁越刻画的纹路已经进行到下半道了,只要在将一个符眼给填上,那这个符箓算是彻底完工了,可眼下出来岔子,前面的心血付出东流不说,宁越的身体也无法支撑他刻画第二次。



千钧一发之际,那么黑色的锁链像是感受到宁越的情绪,猛地从储物袋中飞出;宽敞的锁链不断放大,直接缠绕在金色巨人持刀的手臂上。随后黑色的锁链分裂出八道分叉,向着四周扩散,扎在地面上,猛然轮转拉扯,改变金色巨人的行动轨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卒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黑白隐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白隐士并收藏卒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