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readx();</script>因为清青的缘故,中天殿已经是第三次闹剧了。



第一次是她被霁凌仙子重伤,咆哮中天殿,闹出好大的动静。



第二次是一千年前的寿宴,战神黑云压顶的脸,封锁南天门,捉拿逃犯。



第三次就是今天。



天界万年如一日,向来枯燥,这几场戏也算热闹。



呵呵,但谁会多管闲事???



这一切,明显就是清青和战神之间的私人恩怨,男女纠缠不清的破事,别人谁会去问一问?管一管?



.



司战确实跋扈,也都跋扈几万年了。他的本事平定六界,制衡魔族,出生入死……



对比一下,一个女人的私事是微不足道的。若在平时,天帝根本不会管。



可是……



哎呀!天帝看出来了,这不是小事,而是大事!



这个女人是弟弟的情劫,命中大劫!



若不能渡,恐有大祸!



天帝能看眼眸识人心,他看出了弟弟的痴情,弥足深陷,就有了致命的软肋。



再看看清青,她眼中最多的就是仇恨和凶煞,如一条毒蛇,危险性极高。



怎么能把一条剧毒的蛇,放在弟弟身边呢?



天帝开口了,沉稳如洪钟:“司战,戒嗔痴,断舍离,若不想杀她,就放了她!”



一句话,让清青在绝望中见到光源,如蒙大赦!



天帝的命令,司战一定不会违逆的,太好了!太好了!早知道求天帝有用,就该早早的去求他呀!



清青生怕天帝反悔,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谢谢天帝!谢谢您!谢谢您!清青永远铭记您的大恩大德!”



.



关键时刻,司战从云席上飞下,向天帝施礼,“兄长,并非臣弟不想放她,而是她偷走了一样重要的东西,若不还回来,这辈子也别想摆脱我!”



“你胡说!你送的,我都不稀罕,怎么会去偷?”



tmd!清青的眉头拧成疙瘩,气愤的不行,眼看着天帝都发话了,司战却仍然胡搅蛮缠,又来污蔑她!



司战的眸底带着霸道的执拗,恨也好,怨也罢,就是不放手!



“你偷走了我的心,能还我吗?”



“……”



这应该是一句情话,男女痴心的交付,可是此刻他说出这样的话,就是世间最恶毒的言语,最可笑的疯话。



一片肃杀的安静。



清青站起来,纤弱的身子摇摇欲坠,伸手指着他,恨到无以复加。



“世上竟有你这样卑鄙无耻的男人……当初我怎么就没杀了你?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她真的后悔了,当初金丹就在眼前,她怎么就没杀他?



战神:“以后还有机会!除非我死,否则你永远别想逃脱!”



战神挥手叫来天兵,今天的闹剧该结束了。



“来人!把这个孽种关到幽囚塔去,押入最底层!”



“别碰我儿子!”



清青狠狠的擦掉眼泪,却擦不掉她脸上的委屈。



“我偷了你的东西,我还!不许碰我儿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禁欲仙君,请破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流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彗并收藏禁欲仙君,请破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