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readx();</script>幸子从自己的房间出来,换了一件更单薄的睡衣出来。进房间,见李文荣仍然躺在那里“呼噜呼噜”打呼。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身边,拉拉李文荣手中的包,被她一下拉了下来。幸子欣喜若狂,要看看李文荣不离手的包里放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幸子从一只小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串钥匙,放在桌子上,又拿出一架小型相机,幸子刚拉开公文包的拉链,李文荣翻了个身,把幸子吓了一跳。连忙拉上拉链。幸子看了李文荣一眼,见他还是在呼呼大睡,于是大着胆子,满怀信心,拉开拉链一看,里面什么香烟啊,美女画报呀,小人书啊满满的塞了一大包。幸子拿出这些东西,又把画报翻了一翻,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点都没有,为了防止李文荣醒来产生怀疑,幸子又匆匆忙忙把这些东西塞进包里。李文荣虽然头感到有的晕,但幸子的一切举动他看的真真切切。毫无疑问,她就是日本的高级间谍。咱们斗吧,看谁斗得过谁?



李文荣现在最担心的自己等会儿怎么脱身,被这条美女毒蛇缠着不放怎么办。说实在的,他现在看到这女人都感到有恶心,不是为了工作的需要,他真不高兴接触这样的女人。



李文荣趁幸子不注意,手指伸喉咙扣了一下。“呕、呕”地打了几个恶心,“哗啦啦”一下,把床铺呕吐得一塌糊涂,一副浑身毫无力气的样子。



幸子反应过来,迅速又把李文荣得公文包放到床上。过来关切地问道:“李兄,您怎么啦,李兄,您怎么啦?”



李文荣假装浑身难受儿童上直冒冷汗。痛苦地道:“我难受死了,我难受死了。”



幸子感觉那种药喝下去,人只是迷迷糊糊的想睡觉,不会出现如此反应呀,看李文荣痛苦的样子,感到李文荣是不是有其他基础疾病,这种迷惑药引起不良反应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李文荣还是“呕、呕”的样子,他迅速跑到卫生间,又是“哗啦啦”地一阵呕吐。李文荣见洗脸盆旁边有一块用得差不多的肥皂,拿起往口袋里一放。并叫道:“快,快,帮我打个电话叫一辆车,我马上要去医院,否则,我要死在这里了。”



幸子也不知所措,心想如果真的在她这里出了问题怎么办?连声道:好好,我这就去打电话。于是,她进了自己的房间。幸子有点犹豫不决,此事要不要向田中报告。心想:田中一旦怪罪下来反而不好,于是,她直接给办事处的驾驶员打了电话。



李文荣见幸子进了自己的房间,迅速到房间拿起幸子放在桌子上小包的钥匙,拿出口袋里肥皂,按了个印。又迅速回到卫生间。



幸子打完电话,见李文荣还有气无力的趴在卫生间的水盆上。亲切地问道:“あなた,您好一些了吗?”



李文荣一副难受的样子:“什,什么あなた,我人都要死了。也听不懂什么叫あなた。”



幸子道:“あなた就是你们中国人讲的‘亲爱的’的意思。”



李文荣斜视了一眼,道:“那我又不是你的老公,也没有和你睡过觉,人家人都难受的受不了了,你还开这种玩笑。”



折腾了一晚上,幸子一无所获。接着道:“去医院的车子马上到。我们到下面门口去等。李兄,如果真的想,想和小女子那个,等您身体好了,随时随地都可以过来。”



门口汽车喇叭响了。



李文荣看了一下一塌糊涂的床铺。道:“这床上一塌糊涂的怎么办?”



幸子道:“没有关系,反正有人收拾。”



李文荣拿着包由幸子搀扶着上了车。



汽车停在了仁济医院的院子里。



李文荣和幸子下了车。幸子搀扶着进了医院。



经过医生诊断和胃液化验,李文荣趴在桌子上。医生对幸子道:“从化验报告来看,你家先生胃液中含有有毒物质,需要洗胃和挂水,你先去办手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后的下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湖州小老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湖州小老头并收藏最后的下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