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readx();</script>妙丹堂后院,陆长生躺在紫藤摇椅,手里拿着一本古籍,正看的精精有味。忽然眼前一黑,一道人影挡在了身前,陆长生抬眼一看,“沈兄,来了!坐!青鳞上茶!”



“陆兄弟,你告诉我,是不是你!”沈逸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陆长生一愣,一脸迷茫,道:“沈兄,怎么了,什么是不是我?”



“你不知道?”



“这就奇怪了,沈兄,你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什么?”



“看来真不是你!”沈逸低头喃喃自语道。



陆长生道:“沈兄,你倒是说说是什么事啊!你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真的很欠揍。”



沈逸神情一愣,这才回过神来,他是来干什么的,连忙道:“阁主成立玄兵堂,我是堂主,你是副堂主兼总教习。”



“哦,就这儿!”陆长生撇了一眼沈逸。



“是的,难道这不重要吗,门中筑基后期的玄阶巡天使还有好几个,我才刚刚突破筑基中期,我觉着有些奇怪,所以来问问你。”沈逸道。



陆长生站起身来,拍了拍沈逸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沈兄,你要自信些,你也是巡天阁的老人了,怎能如此沉不住气呢,让你当你就当,哪怕是有一天,你当了巡天阁的阁主,也不要大惊小怪的,有啥啊!”



沈逸听完,满脸惊愕的盯着陆长生,一双眼睛四处瞅了瞅,低声道:“陆兄弟,慎言啊!这要是让人听到,我们兄弟就完了!”



卧槽!看他的表情,这家伙还真有这等想法,不错!有野心,是个好苗子。



陆长生小道:“放心,这妙丹堂是我的地方,绝对一个字都不会穿出去。”



沈逸闻言点点头,在地叮嘱,“陆兄弟,做人要低调,莫要锋芒毕露你要谨记,还有一件事,除了玄兵堂,堂主还成立执法堂,更加离谱的是,李北山被任命为执法堂堂主。”



“这很正常啊!阁主恩威并施,任人唯贤,没有什么可奇怪的。”陆长生道。



“陆兄弟,你怎么还不明白,如今巡天阁四堂之中有两个是五岳仙盟的人,必然会与我们这些巡天阁的旧人形成对立,你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沈逸痛心疾首的解释道。



陆长生一把将沈逸按到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沈兄,多虑了,你先喝杯茶,阁中雄才大略,自有一番谋划,你我只需要做好分内事,放心,若是将来你要争阁主的位置,兄弟我一定挺你!”



“你还说!”沈逸一把捂住陆长生嘴。



“呜呜,不说了!不说了!”陆长生摇摇头,瓮声瓮气的回道。



约莫半个月后,五岳仙盟并入巡天阁之事告一段落之后,巡天阁再次恢复了平静,该修炼的修炼,该出任务的出任务。



如今巡天阁人员暴涨二十倍,整个任务大殿的任务几乎就没有隔夜的,当然,除了排名第一的那个诛杀玉龙江那头三阶上品墨玉蛟龙的任务。



妙丹堂一直是白云山人气比较高的地方,最近几日更是如此。自从阁主霍云天允诺,可以报名学习炼丹术之后,每天都有上百人来报名,一直持续了为六日。



门房钟伯这几日可是狠狠的露了一回脸,这让行将就木的他再次焕发了一次生机,整天了的合不拢嘴。



当钟伯将一本厚厚的名册递给陆长生的时候,一双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线,“堂主,来报名学习的太多了,老朽整理成一个名册上面有报名者的基本信息,您请过目。”



“这么多!”陆长生满脸惊愕的接过名册,翻了两页,姓名,性别,年龄,修为,职位,籍贯,应有竟有。



“堂主,不多,才六百多人,老朽听闻,有中原大派,门下弟子十万,筑基三千,紫府八百,咱这才哪到哪啊!”钟伯满脸憧憬道。



“好!”陆长生送给钟伯一个大拇指,“钟伯还志气,好好保重生体,将来我们巡天阁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不得不说,凡事围绕在陆长生身边的人,都是有大志向的人,即使一个垂垂老矣的门房都不例外,而且还是那种气吞天下的大志向。



十万弟子!三千筑基,八百紫府,我勒了个去!还真敢想,若是巡天阁有这等实力,别说一统南疆,恐怕早就翻过天南山脉,打到中原去了。



既然人家来学艺,陆长生自然乐见其成,他还没有那种门户之见,当即让钟伯通知下去,三日后,百丈峰集合,届时他会亲自传授炼丹术。



三日后,百丈峰,陆长生一脸呆滞的盯着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狠狠的瞪了旁边之人一眼,“沈兄,你这是想闹哪样,你是准备单干吗?说,你这次招了多少人?”



“不多,一千二百多人!听闻今日你在百丈峰讲道,我特意让他们来旁听。”沈逸性质高昂的说道。



陆长生撇了他一眼,仿佛看见白痴一样,道:“你觉得现在我应该说什么?”



“啊?”沈逸一愣,有些懵了,“这个,陆兄弟,你讲道,自然你是说什么是什么了!”



“好,这是你说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开局一家医馆:我差点被饿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山海入梦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海入梦来并收藏开局一家医馆:我差点被饿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