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樱花动漫 九九电影网 神马影院我不卡 美剧天堂 美剧天堂 韩剧tv 西瓜影视 全能影视 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草民电影网 被窝电影 海棠书屋 奇书网 韩剧电影网 韩剧TV
www.gerunwood.com   www.ytzww.com  www.syqcmr.com  
                「你们俩什么意思「张行想了一想,先行来问两个「报案人」。

「柳头领」

柳周臣小心来言「属下只是军法官,按照律令,头领有过,需要龙头和首席来决断,雄大头领来处置,我需要及时汇报,并听令执行……」

「是。」张行立即点头,非但没有嘲讽对方怕事推脱,反而认可。「这件事情你能及时上报,就是一等一的军法官了,辛苦你了……大战在即,还有许多事要你忙,且去忙碌……这事有结果了我再让人去寻你做报备。」

柳周臣赶紧拱手,匆匆而去。

「此人滑头。」阎庆目送这位同僚出去,似乎有些愤愤。「只管下面不管上面,竟不如张金树,只是问问他而已,还要躲闪。」

「上面也不是他该管的。「张行淡然来言。「你怎么看「

「自然也是全凭三哥吩咐,但有一条,就是须速速处置了

。」阎庆倒也干脆。「吊着肯定不行,谁都不安,反而容易酿出祸事。」

「确实……去将魏首席跟雄天王请来。」张行想了一想,不置可否。

阎庆自然无话。

过了片刻,魏玄定和雄伯南毕至,听完叙述后,魏道士几乎是瞬间失态∶

「他怎么就管不住那个手呢打仗也没差,平日也听话,一遇到金银便犯浑……你要说他生活奢侈,享受惯了,动辄烙个一丈宽的饼也就认了,他却只爱金银,藏起来不花……图什么啊」

「你劝过吗「雄伯南也有些无语。

「自然劝过,我、还有龙头,都跟他说过许多次,龙头跟他说,不贪图小利才能成大事,过河后我也跟他说,如今咱们回了老家,要以身作则,他每次都点头……」魏玄定彻底无奈。「还是穷惯了,自小是个不是生产的无赖性子,贩马后也是黑多于白。」

「问题是现在该如何处置,大战已经开始了。「张行安静等对方缓过气来,再继续来问。

「装作不知道,可能会让全军都有些不满,郭敬恪自己心

里也会犯嘀咕,反而会坏事。「魏玄定坐下来,认真分析。「处置了,从宽,郭敬恪是高兴了,不免会让辛苦锻炼的纪律废掉,咱们也没了威信,那些辛苦维持军纪的营头士气也会受打击从严呢,他跟他那营兵马可能会有说法,接下来也不知道敢不敢用……说不得还有些头领觉得我们对功勋头领过于严苛。」

「这事麻烦就麻烦在发生的时候……但按照说法,若不是打仗,反而不一定知道这事。」强横如上午对宗师使出从容一击的雄伯南也叹了口气。「做事真难「

张行点了点头,事情就是这么***。

当你面对着重大事件或者考验,准备停当,以为自己一方将团结一致迎难而上的时候,却总会临时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不和谐,甚至近乎荒谬的阴差阳错。

但实际上,笼统来看,这反而是某种常态,也是必须要面对的困难一部分。

回到眼下,郭敬恪这事,放在其他时候,屁都不是,收了贼赃,去了头领之位,军前效力,正好展示一波张大龙头的执法如山、赏罚分明,黜龙帮能上能下,人事结构比大魏朝健康十倍。

可是,临到战前,而且是已经事实上交战后的第一晚,晚上还要想着是否夜袭,明天指定要大规模开打,什么事情似乎都有了别的说法。

「能不能让他趁机诈降使个苦肉计「魏道士想了一会,忽然来问。

「不行……」雄伯南摇头道。「上次窦立德诈降,赚了张世遇,官军上下耿耿于怀,再遇到投降,怕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处置了居多。「

「不光是这样,关键是我们本就没有需要诈降的军事计

划。」张行也摊手。「今日上午的试探来看,薛常雄不是牛督公那种真正的宗师高手,完全可以先顶住,待其疲敝,再行反击……总不能为了诈降而诈降吧」

「也是。「魏玄定真心觉得烦躁起来。

「总得选一个。」雄伯南催促了半句。

「也罢。」张行想了一想,继续来言。「我的意思是一定要处理,而且迅速处理,至于如何处理,要看年前去打坞堡时,其他各营在执行军纪上的程度……如果人人都像他这般藏私,那咱们就从宽,省得一仗不打,倒戈了一半若是大家多还能坚持,他这样的是少数,便去了头领的位置,罚没脏物,让他到队将位子上任用,戴罪立功。」

「那便是撤了头领的位置戴罪立功了。」魏玄定勉强笑了下。

「是。」张行干脆来答。「但要魏公多辛苦一下,往各营说清楚……郭敬恪是河北人,又是一开始举义时的资历头领,怕有不少头领会多想……而此类人,魏公应该都熟悉。」

「我尽量去讲。」魏玄定点头,复又来问。「他那营兵怎么办他本人安置到谁那里要不要撤下来,放到后营」

」太浪费了。」雄伯南明确反对。「而且太刻意了,反而影响那营兵的军心士气。」

「魏公去领呢」张行想了一想,给出一本意外答案。

魏玄定当时一怔,旋即一喜,但复又苦笑「我怕没那个本事。」

「依旧让郭敬恪在本营中任用,让他指挥调度……借魏公身份压一压的意思。」张行稍作补充。「告诉他,即便是没有奇功,若是中间正常经历了战事,他也只是妥当协助作战,同样可以折军功赎罪,让他事后做个舵主、副舵主,回东境地方上了事。」

其余两人想了一想,似乎可行,便干脆答应下来。

随即,张大龙头亲自写了手令,然后雄伯南去叫上柳周臣,与魏玄定一起往郭敬恪营中去了,须臾片刻,郭敬恪又随三人过来请罪,张行也懒得摆好脸色,只是敷衍听完,便让对方去了。

而处置完此事,张行却又不免叹气。

其实,事情怎么可能一帆风顺,万事妥当

就好像郭敬恪这事,算是明面上的,必须要处置,眼下还有个事情,他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错,魏玄定自回到河北后一直积极过了头,想有所表现和表达,甚至一直有拉拢河北籍头领的小动作,阎庆几次表达了不满,很多头领也私下来找张行进行过表态和反应。

但张行又能如何呢

一则,魏道士立场一直很坚定,算是自己人,而且他那个位置也是有名份的,不好拦着二则,就算是要用什么手段压制,也不是现在,因为打仗了呀!

想着此事,稍作犹豫,张行复又点了几位头领过来,乃是让王叔勇、郝义德二人联兵,去夜间扑打官军大营,尝试袭扰官军,并以张善相接应。

处置完之后,也不管其他,直接躺下便睡。

中间贾闰士来回报了一次,告知了「大胜」,再一问,取回了四五十首级,便也颔首,继续翻身来睡。

翌日一早,起来洗漱完毕,用了饭,径直擂鼓聚将,待众将披挂整齐,汇集中军大营,张大龙头一身布衣,也不戴帽子的,往主位上一坐,却毫无昨晚之谨慎,居然眉飞色舞

起来∶

「诸位,昨夜王五郎与郝头领夜袭敌营,敌众二十万,两位却各自只率数百骑突入,斩首五十而归,更吓得敌营惊惶,一夜疲敝,委实胆略惊人当居此战首功」

众人各自懵了一懵,然后反应过来,纷纷称贺。

饶是王五郎和郝义德昨晚得了中军嘱咐,此时也不禁怔了一怔,方才勉力拱手来谢,口称惭愧,面上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黜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榴弹怕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榴弹怕水并收藏黜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