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道人立刻就明白过来,神色立刻复杂,自己直自恃在这种计谋上更擅长,这次却被寻鹏占据先机,心里顿时生出了丝嫉妒。

    不过,这点嫉妒才冒出来,就看到寻鹏朝着自己起身躬。

    “请路先生来详说。”

    野道人愣了下,立刻就收神:“这的确是三马奔驰,车毁人亡之计。”

    “粮仓本关系京城百万军民,牵连衙门和大员不计其数,可以说,稍有些问题,就可能有数千上万人的粮食供给出问题。”

    “主公乃是太孙,要是徐徐图之,哪怕过程出点小纰漏,也压的住。”

    “皇上深知这点,因此派了三马,首马就是张岱。”

    “张岱是不是沽名钓誉难说,但性子偏激乖张,路走到黑,撞破南墙也不回头是肯定了。”

    “这人要是副使,必是身正气,深挖到底,这样不但立刻得罪了无数人,得罪人还罢了,要是大砍大杀,引起粮仓供应的纰漏,导致有什么哗变,立刻就全是太孙的罪业了。”

    “路先生说的是,皇上连正常发榜授官都等不及,直接授方惜余律官职,并且派他们跟随主公调查,取的就是年轻,充满为国为民之意,敢于横冲直撞。”

    “匹烈马都有车毁人亡的危险,何况三匹呢?”寻鹏也跟着说:“没有哗变,要制造哗变很是容易,数百人就可,旦有哗变,就可趁机问罪于太孙了。”

    就算这件事与苏子籍并无直接关系,但他作正使,副使跟陪同官员若导致了哗变,正使是必要负责任,到时事情就可能变得发不可收拾。

    简渠目瞪口呆,扫看两人,没有吭声。

    岑如柏也没有说话,却心里震惊,看看这几个人,再看看同样沉思着的主公,忍不住想着,这也太弯弯绕绕了,自己根本没有想到这层!

    苏子籍其实也有所猜测,此刻听到这几人的说法,更肯定了皇帝的算计,当下站起身,背着手,在厅内走了几步,眉头微蹙。

    “我有神通,虽对着七品以上官员难以尽知,可对自己家臣却并无阻碍,看来,寻鹏不愧是齐王招揽的谋主,才干还在路逢云之上。”

    “其实也正常,路逢云虽自许学了屠龙术,心计甚深,可毕竟是乡下野士,浪迹于江湖。”

    “而寻鹏本身是举人,又在王府十年,格局自然不样。”

    “只是,寻鹏尽出心智,尚只说七,还有二三没有说出,这才是皇帝的最大用意。”

    “难怪,这剩余二三,乃是只有亲临大局,洞察九幽的人才能明白。”

    “就不作苛求了。”

    “这些事都是自己已经明悟了,现在就只有个问题,那就是,皇上,为什么这样急?”

    想起大还丹,想起皇后和新平公主,乃至通过神通在刘湛等人获得的线索,他浮现出个可怕猜测,不由不寒而栗。

    “自己是不是利用下宫廷的关系,查查皇帝到底在干什么?”

    这很有诱惑力的念头萦绕在心,可转眼就被压了下去了,要是别人,哪怕是等的名臣名将,怕都会这样干。

    可苏子籍目光垂下,就看见半片紫檀木钿虚影带着淡淡青光在视野漂浮。

    “【为政之道】+8000,18级(13880/18000)”

    为政之道之道18级,可以说是绝顶剑客,根本不受窠臼,千百种思索转念,就已有了定论。

    “去寻找皇帝在干什么,是愚蠢之见。”

    “皇帝最机密的事,如何能探察,就算探察,也必打草惊蛇,反暴露了皇后和新平等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赝太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赝太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