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gerunwood.   .ytzww.  .syqcmr.  
                直到补习结束, 牧晨烁才打来电话。

“哥们,云云,你们今天有空吗, 要来我家玩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喻瀚识对云归点点头,证实了她的猜测:“对,他是直觉系。”

云归在这个世界认识的熟人不多,除了喻家人之外,同龄人就只有牧晨烁。

多交朋友不是坏事, 云归几乎当场就要答应下来。在点头的前一秒钟, 她忽然改口问道:“你爷爷……牧教授, 他在家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没什么。”云归对着话筒笑了一下, “我知道了,待会儿和喻瀚识一起过去。”

那位精通恒史的老先生在, 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个男生窝在牧晨烁的卧室里打游戏,云归则被牧爷爷请到书房里喝茶。

牧教授年纪大了, 天性又和蔼, 本身就喜欢好学的小孩子,从见面起就一直乐呵呵的。两人畅谈历史,很快就成了一对投机的忘年交。

云归网购的二十四史尚未送达, 她穿来的时间尚短, 对恒朝后世的历史不太清楚。有时遇到某些人尽皆知的典故, 还得靠系统现场搜索材料。

不过, 论起恒朝之前的历史,云归可谓头头是道, 如数家珍。

再加上云归有意引导话题方向,陪着牧老教授讨论了几个史学推论,再轻描淡写地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和论据。

不多时,牧老教授就对云归刮目相看。

他感慨颇深:“像你这个年龄的孩子,一般很少有这么了解恒史的。”

云归笑得乖巧微妙:“感兴趣而已。”

牧老教授推了推金丝眼镜,慈祥地看着眼前的小友。

在她看来,这小姑娘的历史知识量远超同龄人不说,在某些论题上,观点深刻得甚至能和学术大牛媲美。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顺天四十八年,和匈奴交战的那一次,云封疆究竟是暗中设伏,小股骑兵诱敌深入;还是先败走一场,重振士气,以自己为诱饵,迂回取之,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你竟然能肯定是后者,还找出这么多论据,不容易啊。”

云归:“……”非常简单,因为云封疆正是她祖父的名讳。

这一仗打得时候用的什么战术、什么思路,调了多少兵,遣了几员将,都是云封疆把云归抱在膝头,当启蒙故事讲给孙女听的。

过去那些年里,关于这个故事,云归起码听了六七八遍吧。

当事人口述的回忆,岂不比从史料大部头里挖掘蛛丝马迹可靠。

抿了一口清茶,云归品品口里舒缓的香气,微妙的笑意不由得更深了一分。

在她熟悉的时代,“茶饮”更多是煎煮,而非冲泡。除了茶膏和茶叶之外,人们还会在茶汤里加点葱白、姜片、陈皮、茱萸之类的佐料。

像现在这样只喝清茶……味道难免有些寡薄,不过也很有意思。

她把话题重新拉回来:“既然说到恒朝,那肯定绕不开升平十三年的暨云城。”

终于谈论到自己最关心的话题,云归不由得坐直了一些。

“接到袁公书信后,韩燧石虽然暂时撤兵,但很快就去而复返——依我看来,他回来得太快、太果断了,就像是有人给他传递过消息。”

牧老教授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那你觉得呢?”

关于这段历史,云归早在医院里,就借助系统的搜索功能,翻阅了相关资料。

“按照《恒史》记载,暨云城里有人和韩燧石秘密勾连。但史书上没有给出那个人的名字。”

“如果要我说……”云归薄唇微启,毫不犹豫地念出那个名字,“匿信者,必是城中主簿,陶秉。”

牧老教授也点点头:“不错,这也是史学界的通常观点。往前追溯,陶秉曾和太守云松之产生过摩擦。而陶家在滇州有姻亲,韩燧石又隶属滇州势力集团,所以给韩燧石送信,既是陶秉个人的投诚,也是陶氏在两面下注。”

站在后世的时光里,往前追溯,许多历史的秘密都一览无余。

云归慢慢说道:“后来中原大乱,暨云太守以身殉城,不知逝世前,是否知晓过主簿的背叛。”

牧老教授也捧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无论当初发生过什么,都已经化作青史里的一行铅字,我们只能在故纸堆里拼凑出曾经的故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顶着牧老教授疑惑的眼神,云归笑得有些俏皮,眼中甚至闪烁着小孩子恶作剧般的亮晶晶光彩。

“暨云太守不擅政事,许多大事小情,都由主簿代为打理。而我一直想知道——如果接管暨云城的主簿不是陶秉,而是段夫人,那会怎样呢?”

“段夫人?”

牧老教授只诧异了一瞬间,便反应过来:“哦,你是说云松之的妻子,段璟娘啊。嗯,不错,她也是当时名噪一时的人物了。”

*

还没有抵达暨云城下,遥隔十数里的距离,车队就看见了那面仿佛遮天蔽日的巨大水晶。

“夫人您瞧,这就是授人农经的‘天镜’了。”

马车里,婢女跪坐在门口,半卷起锦缎的车帘,露出远处的湛蓝天幕,还有平铺在云海之下的黑色水镜。

婢女用一种欢欣的语调说道:“人人都言,是太守仁德过人,治下有方,这才打动神农,令仙人为人间传经呢。”

闻言,那位被唤作“夫人”的女子并不见欣喜之色,只轻轻一抬手,示意婢女将车帘落下。

她头挽高髻,上身穿着交领小衫,广袖垂膝,下裳则是一条丹碧纱裙,宽阔的裙裾以金银双线交错纹绣,在自然光线下,整条裙子如同星河般熠熠生光。

论容貌,这位夫人不过清秀而已。然而当她睁开眼时,那股洗练而睿达的气质,却压过身上妆点的所有金玉。

这便是河下段氏的次女,当今著名的点评家、书法家、段璟娘了。

面对婢女的恭维,段璟娘唇角微微一动,笑意有些疏离。

她淡淡道:“天子少智,四海生逐鹿之心。纵然神农再世,若无有熊氏携手,能胜涿鹿否?”

有熊氏,是黄帝的别称。
                .gerunwood.   .ytzww.  .syqcmr.  
                逐鹿之战,则是当年炎黄联手战胜蚩尤的那一仗。

段璟娘的态度很明显,也很悲观。

——人人都知道,当今天子是个傻子。

在诸王心思不纯,异族蠢蠢欲动之际,不要说神农传下农书了。

哪怕是神农带着他的水晶肝肠重活一回,若没有黄帝的部族与之联手,又岂能再次赢过蚩尤,夺得涿鹿之战的胜利呢?

除非那天上的存在另有打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古人天天追我直播[古穿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暮寒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寒公子并收藏古人天天追我直播[古穿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