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gerunwood.   .ytzww.  .syqcmr.  
                第一年,他还没收到我的礼物……”“我答应过他的……我答应过要好好给他过一次生日,他还没告诉我开不开心呢。”

何速唇角弯下,闭上眼睛脸颊滑下一滴泪。“还有一个办法……”安若泪眼婆娑,她紧紧握着男人的手贴在脸颊,泪珠顺着脸颊一颗颗砸在男人手背。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浴室里,男人赤敞着胸膛靠着浴缸毫无知觉的闭着眼,佣人拎着装满冰块的水桶,尽数倒进浴缸里铺在男人身上。何速从准备好的药瓶里取出分解出来的毒素,经过他稍许研制注入他体内。安若握着男人大掌,因为长时间泡冰块浴的原因,他浑身冰凉,连掌心都不似往常那般温暖。她静静地看着何速将药水推进他体内,拔掉针管扔进垃圾桶。“他要多久才能醒来?”

“这要看他的体质能不能经受得住折磨。”

安若顿时紧张:“什么意思?”

“他现在体内有两种毒。”

何速摘掉一次性手套,“这两种毒在他体内相生相克,刺激到神经的话会承受先前几倍的疼……”安若皱起眉质问:“为什么不早说,这不是在害他吗!?”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救他的办法!”

何速眼眶猩红,沉声自责道:“我没用……我救不了他,这毒我解不了,我……真的尽力了。”

自己兄弟中毒,而他作为救死扶伤的医生,用尽毕生所学仍然无法找到解救之法。沈骁行这个人吧,虽然生性凉薄,但对待感情一直都很忠诚,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都是那么的让人无法舍弃。安若手掌抚过他苍白的俊脸,他双眼紧闭眉目低垂,浓密长睫落下一层阴影。何速整理好情绪,摊开针灸袋对照相应的穴位扎进他肌肤,安若紧抿着唇,狠狠逼回自己的眼泪。……“呸!废物!野种!”

秋风习习的黄昏,少年背着书包走进胡同,这条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无人的胡同,今天却多了几位不速之客。少年停下脚步,面前站着四五个同校学生,他们来者不善,故意堵在路上等他。“哥,就是他!”

其中一位少年指着他骂道,“他就是那转校生,听说是个没爹养的野种!”

少年正值青春年华,在学校里眉目清秀,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就长得英俊帅气,惹得不少女同学为此倾慕。初来乍到的他不知班里的规矩得罪了人,属于少年时期的躁动,少年跟对方打起来,对方吃了亏,专门请人在放学后围堵他。为首的男生看一眼他,“你就是初一二班的沈骁行?敢抢我弟的女朋友,活得不耐烦了?”

“我无意跟他抢,更看不上他看上的女生。”

少年傲气的很,他径直从他们身旁走过。他学习成绩好,各项都优秀,转校没来几天就是老师口中常挂的三好学生。这些喜欢沾染社会风气的问题学生,最看不惯老师眼中的好些生,所以他们能盯上他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这次难得找到绝佳的机会,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几个男生拽住他的书包,不由分说的对他拳打脚踢。一开始少年能挥拳打几下,但对方人数过多,两人摁着他,剩下的拳头如雨点落在身上……少年像肆意疯长的荆棘,尖锐锋利,他咬牙倒在地上,双臂护着脑袋默默承受。从记事起,他因为出身,因为单亲家庭,因为各种因素遭到同龄人的嫉妒和愤恨。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好像这个世界根本容不下他,不管走到哪里身边全是不堪入耳的形容词。“野种!”

“有爹生没爹养!”

“不知道是妈跟那个野男人生的贱~种!”

他们好像无处发泄,逮到他尽数吐出对生活的不满。少年已经习惯了这种谩骂声,只是这些不堪的词语牵扯到母亲身上他就像被触及的底线,疯狂的反抗他们!“呸!杂种!还敢跟我抢女人!去死吧!”

男生们愤愤不平,对他没有一点怜悯之心。过了一会儿,他们打累了,少年倒在地上脸上挂彩,嘴角流血,额头还有粘稠的鲜血顺着脸颊滴下……“今天可以饶了你,不过你要跪下来喊声爹听听。”

为首的男生笑的猖狂,“你不是没爹疼吗,喊一声,爹以后保证好好疼你!哈哈哈。”

少年牙关咬紧,一双浓眉生的倔强傲气,他支撑着身慢慢起身,忽然朝那男生的脸上打了一拳。几个男生瞬间反应过来,摁着他要跪在地上让磕头道歉!少年傲骨磊磊,他硬着双膝强撑身体,宁愿一死了之,也不愿受此等侮辱!他不肯服输的代价就是又一轮暴打。胡同没什么人路过,这个点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没人可以帮到他。最后,他被打的满脸是血,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几个男生坏到骨子里,解开裤子尿在他身上……肆意的嘲笑声,各种羞耻侮辱的词汇,此起彼伏的响在耳边。沈骁行这辈子永远忘不掉这一天的屈辱。永远忘不掉。一直以来他要的很简单,就是想和母亲好好生活,考进自己理想的大学,生活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富足。不管他被人怎么欺负,他不觉得这种生活苦,只叹生活在底层,激发自己更要往上爬的决心。后来不幸的事接二连三发生在他身上,沈家是他另一个噩梦的开端。他失去母亲,受到更大更深的屈辱和仇恨。沈骁行不明白,他只是想跟沈静初活着,只是想普普通通过完一生,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他,吝啬的连最后一个亲人也要夺走!他好想发泄,好想把这挤压在心里十几年的恨意宣泄出来,痛痛快快的喘口气!黑暗潮湿的雨夜,少年跪在地上无声的哭泣,这是沈静初离开的头七,他发着高烧,几天不进食导致唇色苍白干裂。他撕心裂肺的大喊,以此发泄心中不平,眼泪混着雨水淋在身上。头顶忽然出现一把伞,他抬起头,看到女人温柔地看着他,她蹲下身把他抱在怀里。她说:“阿行,不要哭,我会一直陪着你。”

章节目录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抱紧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千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穂并收藏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抱紧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