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gerunwood.   .ytzww.  .syqcmr.  
                顾清临没有回答李拾舟的话,反倒是看向站在其身旁的天剑门二长老·戚苍青,然后说道:

“你的选择会毁了天剑门!”

戚苍青不语,只是退后了半步,好似是把一切决定都交给李拾舟来处理。

对此李拾舟自然又向前走了几步说道:

“大长老,你可知最近我们这位少掌门有多么痴心妄想,竟然惦记起了道域的道子,你自己说说,他配吗!”

“李拾舟,别忘了我可是你舅舅!”碧越看到众人那怪异的目光都投向自己,不由气愤说道。

“舅舅?论年纪你都可以当我爷爷了,但你偏偏就没有这个自我认知,不过也对,谁让你这一辈子都只是少~掌门呢。”

李拾舟对着碧越就是一顿阴阳怪气,直接把对方给气够呛儿。

随即他又看向雪无暇和谢晓峰说道:

“二位,这麻烦都是我这好舅舅惹出来的,有事情你们就找他好了,他这个少掌门毕竟不是掌门,也代表不了天剑门。

况且这个位置他还不一定能继续安安稳稳的坐下去。

再或者两位想出气的话,可以让身后的势力一同施压,相信这天剑门中,对他不满的人已经有很多了。”

谢晓峰摸了摸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雪无暇则是在以精神力发现山脚的一道倩影后,直接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此刻她回忆起了李拾舟这个名字,之前秦凡跟她提起过,而在还没有宿命身这个说法时。

秦凡已经验证过其实力达到了大宗师,且锁定了他宿命身原主的身份。

正是出自温系《说英雄谁是英雄》中,谈笑袖手剑笑血、翻手为云覆手雨、神枪血剑小侯爷的方应看。

这也代表此时其实力会更强,不过比起武力来说,对方更擅长玩一些阴谋诡计,所以雪无暇知道绝对不能陷入其节奏之中。

而如今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出现在山脚后,雪无暇更是走的极为果断。

凭她道子的身份,在江湖上可以不给很多人面子,与那位佛子还要一心塑造个好名声不同,她在来鬼市前,只是被张三丰叮嘱过无需做一些违心之举。

修道之人,修的就是一个随心所欲,这绝对没毛病。

其身后如同哼哈二将的两位老道士也紧紧跟上,他们对雪无暇的行为毫无异议,况且这两个人老成精的家伙也看出来那李拾舟正准备拿其当枪使。

而李拾舟在发现自己碰了个钉子后,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将目标对准了谢晓峰。

......

山上的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已经与雪无暇无关,此刻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这个女子的身上。

其一袭红衣将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皮肤雪白粉嫩,脸上没一丝皱纹,望之仍如二十许人,相貌美艳之余又多了一些英气。

“王知明......还有救......”

简短的六个字让林英的神色大变,随即果断说道:

“走吧,去救他。”

这一刻她已不是天剑门不理世事的太上长老·林英,而是所有心思都扑在王重阳身上的林朝英。

......

忘忧鬼市,冥塔。

秦凡放下令牌,刚刚他已从雪无暇口中得知了天剑门发生的事情。

虽然谢晓峰的话语说的很含湖,但也能猜到天剑门的少掌门·碧越这次是准备拖着梓农谢氏一同加入灭秦联盟之中。

之前通过应天鸿的记忆,秦凡早已经确定天剑门也会在潜龙榜开启后,果断站在司马空明一方。

不过如今看来,此事还存在一些转变。

“李拾舟......方应看......”

宿命身可以如同直接开挂一样获得极强的力量,这是属于他们的优势,但同样当其接受力量后,行事作风会逐渐与其宿命身原主越来越相似。

这也代表其原主的经历和性格能起到极其重要的参考作用。

而若形容方应看这个人,所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词——贪婪。

不止如此,他仿佛本身就是贪婪、自私、虚伪、阴险、狠毒……这一切一切的集合。

此外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忍。

在羽翼未丰之前,他会喜欢作出一副稚气可爱、率真无邪的样子而令人不加防范。

根据秦凡的调查,李拾舟即使在没有接受宿命身的力量以前,其性格与方应看的相似度已经达到了近九成。

只看对方能和玉凰心把酒言欢,且还不被其连骨头带渣的给活吞了,便能看出他的本事。

而刚刚雪无暇所说,在那凌绝山山顶上,李拾舟很明显是直接摊牌了,这也代表他的准备都已经充足。

不对!这并非是最好的时机。

这一刻秦凡有了一些猜测。

对方的第一手计划确实准备联合道域和梓农谢氏向天剑门施压,以此在最大限度打击碧越和大长老·顾清临的威望。

即使雪无暇选择及时脱身,但那碧越的面子和里子也都被李拾舟趁机给扒光了。

同时道域和忘忧鬼市联盟的消息人尽皆知,对方的第二手很可能是在借雪无暇之口,向自己传递一些信息。

如果是在潜龙榜之争到来的那一天,秦凡正处于四面受敌,孤立无援之地。

那么一定会因为今天在天剑门爆发的这场矛盾将李拾舟看作潜在的助力。

对方是真的在表达合作意向?还是假意为友再趁机横插一刀呢?

秦凡的手指轻轻敲打着鬼尊座椅的扶手,正所谓智者之间的思考领域,无非就是施计者单方发计之后,对方也发了一计。

彼此揣测对方的下一步,继续留有应对,双方继续互发计策。

反复推演无数个对方可能应对的步骤来施计,前一计可能是后一计的陷阱,用来引出对方破绽。

在两方都知道各自的下一步时,不断堆叠、互相计算。

双方如此反复循环,互相揣度对方应对手段,犹如下棋博弈,直到一方多算一方失算分出胜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蓝黑墨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黑墨色并收藏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