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gerunwood.   .ytzww.  .syqcmr.  
                来不及惊喜宿子的清醒, 五条晴辉温声细语地向体弱多病的宿子解释着自他昏迷起发生的一切。

以己度人,五条晴辉能够理解浑身颤抖的宿子内心的恐惧。

于是他轻轻地将身着白无垢的宿子搂进怀里。

两面宿傩已经做好了将这些不自量力的家伙全都大卸八块的准备了。

他周身还带着现世中被强行打断战斗的戾气,也差不多是时候厌倦这种过家家般的打闹了。

这场梦境如何破解, 到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只要用足够的力量将它打碎就……

和平时里的玩笑不同,这一次, 诅咒之王是做出了十二分的认真。

但是……

他无法挣脱眼前这个白毛的禁锢?

站在不远处将两面宿傩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的禅院甚尔:噗嗤。

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真的有人相信了五条晴辉说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的鬼话吧?

这位老子第一,天第二的宿子酱,不会就是这种傻白甜吧?

要知道, 禅院甚尔至今没有去接黑市上有关五条家神子的暗杀任务。

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五条晴辉这个死弟控。

杀死一个五条悟,还要先杀一个五条晴辉。

这种杀一送一的亏本买卖不划算啊。

虽然在那群傻缺雇主眼里,区区一个无咒力者,杀起来就该和切瓜一样简单才是。

他们吝啬地甚至不愿加钱。

从不做亏本买卖的咒术杀手对此冷笑一声, 冷眼当个乐子人。

而现在,乐子人天与暴君占据着最佳观影席位,十分做作不自然地发出嘲讽的嬉笑。

只是个照面功夫, 禅院甚尔就凭借一个眼神, 荣登两面宿傩心里暗杀名单首位。

是在瞬间就挤掉了五条晴辉的那种。

而想要刀一个人的眼神, 是藏不住的。

两面宿傩决定破釜沉舟,先把碍眼的肌肉架子做掉。

禅院甚尔对此同样回了个挑衅的笑, 那就来试试呗。

对于禅院甚尔和两面宿傩之间眉眼官司并不了解的五条晴辉, 还在尽职尽责地安抚着受惊过度的宿子。

“没关系的宿子酱,你和那家伙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瞥了眼倒在地上死生不知的前代山贼当主, 两面宿傩啧了啧舌。

只觉得自己的黑历史越来越多, 要灭口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了。

唇语十个级大师禅院甚尔乐了, 这句话秒啊。

秒到他甚至停下脚步, 开始帮忙牵制恼羞成怒的两面宿傩了。

惨遭人生第一次滑铁卢的诅咒之王气笑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五条晴辉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宿子你的守宫砂还在啊。”

自律优雅,洁身自好的男孩子才能够在婚姻市场里抢占先机。

被守宫砂这个词语一激,两面宿傩粗暴地挽起袖子死死盯着上臂那过于刺眼的红色朱砂。

细长的指甲抵在了鲜红的朱色上,只需要轻轻一剜就能解决这碍眼而讽刺的红色。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诅咒之王,也不得不吐槽这个梦在一些细节上也太过离谱了。

没有给两面宿傩剜去那坨肉的机会,五条晴辉连忙放下两面宿傩的衣袖,微微蹙眉说教道,“宿子,大庭广众之下,有伤风化。”

“不用担心,这场荒唐的婚礼,我会想办法取……”

“不能取消啊,大人。”二当家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却还在努力劝说,试图让五条晴辉改变主意。

“这是规矩,不能破啊。”



败先代目的人,就是下任当主并顺利成章的继承先代目的全部。

二当家嘶声力竭,“我们在神像前发过誓的。”

违背誓言的话,会发生极其可怕的事情的。

两面宿傩:……

已经不用等那位神明,他现在就能让这个山贼窝发生极其可怕的事情。

“可是我们是两个男的。”

“神明牠也不分男女。”二当家如是说道。

他们是真爱党。

也是在瑟瑟发抖的二当家的补充中,五条晴辉终于了解到为什么已经怕到不行了,山贼们还在执着于婚礼礼成。

因为她们被诅咒了。

会变成烧杀抢夺无恶不作的山贼的理由,无外乎就那么一些。

对于权力财富的渴望,以及对贵族的嫉妒与憎恨,无数的负面情绪之中滋养了一名诅咒。

当然,这在毫无咒力和灵力的山贼们眼里,这只不知名的诅咒就是庇佑她们的神。

这位神明大人脾气过于暴烈,一不合牠心意,就会降下神罚。

而唯一能够安抚神明大人的就是每隔两年一次婚礼。

她们会在特定的时期下山抢夺适龄的男人回山,举行一场婚礼。

在婚礼结束后,由新娘以一根红线为引子牵着新郎前去祭拜神明,安抚这位暴躁的神明。

至于这位性格暴躁的神明大人为什么能够被一场婚礼轻而易与的安抚?

“这位神明可能是掌管婚姻的姻缘之神吧。”二当家说出了山贼们的一致猜测。

“今天正好是两年之期最后一天。”如果不完成仪式的话,她们都会遭到神罚。

“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呢?”对于作恶多端的山贼们,哪怕她们表现地再是无害,五条晴辉都很难升起同情之心。

还是苦口婆心试图劝说的二当家:……

这三十多度的嘴,是怎么说出这样冷冰冰的话来着。

“可是从仪式来看,打败了先代目的您,已经是我们的头了啊。”

五条晴辉唰地一下,扭头看向倚在门口的禅院甚尔。

他没记错的话,是甚尔打败了先代目吧?

从五条晴辉的表情,禅院甚尔都能猜到这家伙在想什么。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天与暴君并不慌张,他顺着五条晴辉的眼神,缓缓地低头,捂住自己的胸口,然后直直地倒地,并且不忘解说道,“不愧是【六眼】的孪生兄弟,竟然连这种瞳术都学会了。”

演完杀青的禅院甚尔直接倒地不醒。

五条晴辉有理由怀疑这是碰瓷,但他没有证据。

倒是二当家兴奋地再次望向新鲜出炉的现任当主,声情并茂地喊道,“老大!”

你就从了吧。

作为盘观者,二当家看得更为清楚。

这三位美娇郎之间,无外乎就是他爱他,他不爱他爱着他的故事。

而现在已经有一人退出了。

这不就是大结局了吗?


                .gerunwood.   .ytzww.  .syqcmr.  
                条晴辉本来准备拒绝的,但是……

灾星。

在出发前,五条晴辉找麻仓叶王又卜了一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十八书屋只为原作者樾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樾玥并收藏我在五条家修男德最新章节